送行者:禮儀師的樂章

如同上一篇所說的,一雙溫柔的手,總是能給人安心、鎮定與享受的效果。所以整部片子裡,其實我專注的焦點,不知不覺也只落在兩個地方:表情跟手。

本木雅宏揣摩那一雙學音樂的手,就很有柔軟的感覺。他抱著屍體(ㄜ..大體)如同抱著琴;擦拭亡者的臉龐,如同輕柔的拉動琴弓。一舉一動都如琴弦、如五線譜、如音符的揚起與落下,所以給人有一種安定、溫柔的感受,所以喪家的情緒才能被釋放,才不會緊繃在一個外來人的面前。故在這雙手的表現上,電影算是把兩個領域串連得很有感覺(難得的是,聽說他之前不會拉大提琴是吧~)。

再者,他這次的表情,也有一種拉布拉多般的溫柔。每當他輕輕蹙起眉頭,就會讓人忍不住想要摸摸他的頭髮,搔搔他的下巴。雖然沒有咧嘴大笑的表情、沒有哀嚎痛哭的表情,卻從頭到尾都是那溫和、委屈及諒解的面孔,跟拉拉的形象真是太契合了。幾乎只要配上《再見了,可魯》的BGM,那可魯任勞任怨的樣子,就會出現在眼前。至於社長,也幫他配上了類似的狗狗表情,故本片可以稱之為《送行犬:拉布拉多的樂章》。

送行犬:拉布拉多的樂章

在劇情上,我倒是覺得沒什麼好談。雖然一開始被廣告及文案誤導,以為會有什麼激烈的內心糾葛與人性衝突,看完後有些落差外。小品片子配上久石讓的音樂,完全就是一個小而省、小而美的日式極簡風,典雅的過場也沖淡了不少對期望的落差感。相信如果拍成日劇,應該會很有賣點吧。

另外,對於這次濃鹽人本的贊助。我只想說,我在今日秀泰看這部片子的時候,你們的贊助標下得太早了,一整個破壞片子的餘韻。就像之前參加過的你們的場子一樣,急著把生者跟死者一起送走。雖然要求送行儀式的工作人員「哀淒」,是困難也是奢求的。畢竟非親非故,很多情緒是再多哭音、再多透過麥克風的哀嚎也無法達成。但是「肅穆」、「溫柔」,則是他們應該具有的專業素養,至不濟也不應該嬉鬧、臭臉、隨便、匆忙。而這則是從小到大,對所有參加過的送行儀式的缺憾與不滿。也希望濃鹽能從自己先做起。

要記得,留白也是一種美!加油好嗎?

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

女主角?你們說塔塔加 涼子是吧!?很棒啊!超級棒的!
她讓我除了表情跟手之外,還多注意了一些其他的東西.... >///<

塔塔加 涼子

十年前,涼子跟小瓶子的照片同時放在我的皮夾裡;
十年後,小瓶子不見了,涼子還是塔塔加的。

再也沒有什麼比這個值得欣慰的事了。可喜可樂,可喜可樂。


本文圖片:轉載自《禮儀師:送行者的樂章》官方網站

 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rs5683 的頭像
mars5683

星光異界

mars568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