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加瓦之役跑團記錄(完)

DM:
城門即將被攻破,時間所剩不多。

希芙在銀杏樹林邊緣的小水塘邊被發現,她正在察看水塘,似乎尋找些什麼。

羅德曼一個箭步向前,正打算質問她,沒想到她竟然直接拔出武器,仔細一看,原來她的臉已經長出許多濃密的毛,開始狼人化了。

戰士並未猶豫,直接對希芙衝撞,希芙被撞飛出去,看起來狼人化好像並沒有帶給她什麼優勢,反而像是搾光了她的生命似的,讓她變得十分虛弱。

一道閃光閃過,希芙手指上的戒指亮起光芒,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,那戒指看來閃閃發光,卻像是正在咬噬希芙的手指。

八雲看著戒指,試圖判斷那到底是什麼東西,可是那寶石卻不是他見過的礦物,也無法從希芙的手指上拔下來。

萊多(突然冒出):把她的手指砍斷吧!
(眾背後靈:妳真的是善良陣營嗎?不肯砍蛇,砍人倒是毫不猶豫!)

幾經波折,羅德曼毅然折斷了希芙的手指,打算把戒指拿去給法師瑞西莫察看。這時希芙的生命力漸漸耗盡,她的喉嚨已經變形到發不出人類的聲音,最終,一切來龍去脈都來不及盤問,就這樣隨著希芙的死亡而消逝。

在別無其他辦法之下,戒指成了最後的線索,於是大家帶著戒指與手指回去找法師瑞西莫。

瑞西莫看到戒指,他說:「終於還是給他研發成功了,這個戒指一定就是能夠強制配戴者變形的物品。」

可惜這個情報恐怕幫不上什麼忙,因為敵軍攻破城門的時刻已近在眼前。



***

現在,密室遺留下來的召喚方法成為最後的希望。於是,牧師葉子帶著酒瓶到廚房尋找可能的媒介,在油桶跟水桶間,牧師選擇帶走了一酒瓶的水到地下室,將水注入銅盆。

瑞西莫說:「接下來,要放入充滿個人堅強信念的物品」

什麼才是充滿個人信念的物品呢?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思考與選擇。

羅德曼放進自己的配劍,這是他冒險生涯中隨身的武器;

八雲將他用來變化戲法的口哨丟進銅盆;

葉子拿出了他的聖徽,那是他信仰的證據;

艾莉割下一段頭髮,雖然沒有人瞭解其中的含意;

萊多摸了摸自己的身上,將老狼老是沾在她身上的狼毛丟出;

最後,霜月抽出一支箭矢,和其他人的物品放在一起。

瑞西莫開始施法,藉由這些物品上依附的信念,開始向遙遠的異界送出訊息。

接著,每個人突然面臨了自己的選擇。


***

詩人八雲驀然發現自己立身在宮廷裡,一場御前演奏會,將決定他在皇室中的地位。吹奏流水行雲的樂音,他極力表達出自己的造詣,專注的眼神,醉心的神情,在在讓他志得意滿,但,他卻覺得自己的表演尚未能臻至顛峰。

他知道,只要在音樂中滲入一點法力,他就能讓所有人都無法抗拒,他將會是世人永遠讚頌的偉大藝術家,甚至不必等到身後,就能贏得至高無上的美譽。

而這一切,只需要一點點法力。

***

一陣恍惚,羅德曼一時不知自己身在何處,他看看周圍,只看見一個似乎有點熟悉的房間。對了,他想起來,這裡是偉大武神的歸隱之處,曾以武道院之名享譽整個王國的地方。這裡是武道院的地下密室,他曾經在這裡冒險、探索,而且親眼目睹一場悲劇。

當他如此想起,那個名叫黝辰的少年便如在目前,沾滿血腥的雙手,正貫穿了院長的胸膛。他轉過身來,與羅德曼對視。

哀傷無止盡地湧流。

一個稚嫩的女聲在背後大喊:「住手!」

不必回頭,羅德曼也能清楚想起,那是小女孩麗莎的聲音。他與黝辰曾經是一對青梅竹馬,在悲劇過後,自殺身亡。

時間在這一刻宛如永恆靜止,正如同他午夜夢迴時一直想問的,如果一切重來,我能夠做些什麼?

***

城門轟然一聲敞開,霜月在吊橋上站著,她心裡想著,「大勝!我們勝利了!」

狗頭人與狼人的聯軍四散潰逃,雖然守軍損失了一半以上的人,還是勉力追殺出來,這場戰役最後的勝負,還是繫於能否捕捉到傑奈特,於是霜月拔出武器,向狼王的營帳直衝。

或許是敗勢來得太突然,傑奈特還來不及思考抵禦策略,霜月的劍已經抵住他的咽喉。在這麼近的距離下,霜月仔細打量,然後驚訝地發現,傑奈特竟然是個女人!

她絲毫無視幾欲劃破喉嚨的利刃,恨恨地講述當年瑞西莫總是醉心於法術,對她毫不在意,為了引起他的注意,她於是經常涉獵那些連大法師都不敢駐足的領域,誰知道最後竟然遭此下場,而瑞西莫依然無動於衷。

乍聞傑奈特悲鳴泣訴,以及箇中不堪情事,霜月不由感到一陣混亂。

***

「跑給狼跟狗追很好玩唷,牠們追不到就更好玩了。」艾莉一邊跑,一邊歡樂地蹦蹦跳跳。「可惜剛剛忘記仔細看狗狗有沒有尾巴了。」

狗頭人的尖細叫聲,跟狼人粗喘的氣息,一直在身後不太遠,不過艾莉始終不怎麼在意。直到後面一直跟著她跑的小女生突然跌倒。

這麼戲劇性的變化,讓艾莉一下子瞪圓了眼睛。她停步看了看小女孩,發現她是營隊中一個遊方詩人的小學徒美娜,在這漫長的旅途中,當艾莉覺得無聊時,美娜總是會陪她解悶,在其他人都覺得艾莉不太正常時,只有美娜不這麼覺得,因此美娜幾乎就是這趟旅程裡與艾莉最親近的人。

艾莉的思考感到一陣混亂,狗狗快追上來了,美娜怎麼不動了?

***

一道門扉開啟,德魯伊萊多鬆了口氣,終於走出戶外了。

這裡是一片美麗的森林,萊多注意到,後方的門扉已經消失,現在從四面八方看出去,都只能看見綿延無盡的森林,這令她感到很自在。

森林裡的樹木巨大高聳,葉片漾著點點星光,宛如森林一直延展到蒼穹之頂,星辰就是垂掛在林葉間的果實。

林中闃靜無人,隨著安詳自適的氣氛圍攏,萊多感到心靈越來越開朗,接著她發現自己正在逐漸變形。

許久以前,當她開始學習德魯伊的野性之道時,便發現自己對兔子情有獨鍾,所以她很自然地選擇了兔子的形貌,作為自己立身在自然界中的真實樣貌。現在,隨著她逐漸走入森林深處,與自然越來越契合,她的型態也漸漸變化,終於,她變形成了兔子。這讓她體認到,身為一隻兔子,正是她在這林中的最佳位置。

就在這時,她突然感覺到,她的伙伴,老狼焦炭,正在逐漸靠近,而且肚子十分飢餓,不巧的是,這附近除了自己這隻兔子之外,好像沒有別的食物。

這下糟糕了!

***

牧師葉子正置身在一個臨時搭建起來的救護站裡。

無數傷患的哀嚎,繃帶與藥水的氣味蔓延,空氣中濃重得化不開的,還有混雜在無數氣味中的血腥氣息。放眼望去,人類與狗頭人並排,精靈與狼人交錯,各式各樣的傷痕,支離破碎的軀體,意味著一場捨生忘死的戰爭,正在救護站外面開打。

傷患源源不絕送入,受到醫療恢復行動之後又馬上衝出,葉子注意到,他所醫療的傷患根本有許多就是互相敵對的,他們在外面互相傷害,然後一起進來治療,然後再出去外面互相傷害,直到有一方再也無法接受治療為止。

葉子凝視著眼前傷患的傷口,突然不知道自己的作為有什麼意義。

***

瑞西莫的咒語詠唱結束。

信念帶來行動,行動產生力量,一個簡單的選擇,在宇宙的尺度上,依然可能產生深遠的影響,就像一滴水落入海洋,激起的漣漪也可能化成滔天巨浪。

現在,水滴準確地落下了。

***

詩人八雲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想法,這一曲尚未終了,他還是能憑藉自己的努力。

戰士羅德曼記起了過往的失敗,他護住麗莎,決定這次無論如何也要救到一人。

遊俠霜月看著眼前的悲傷女子,儘管罪惡深重,還是令她同情萬分,她丟下自己的刀,決定網開一面,給狼王一條生路。

盜賊艾莉伸出手,拉起跌倒的美娜,雖然這樣就一定會被狗狗追上,不過美娜好像不喜歡被狗狗咬?

德魯伊萊卡面臨了一個兩難的選擇,變成兔子,會被自己的狼吞掉,變回人,她可能再也沒有機會與自然融為一體。她長嘆一聲,變回人身看著那條一直扯後腿的狼伙伴。

牧師葉子的猶豫只維持了一剎那,那道傷口實在太礙眼了,他專心凝神,讓信仰的神聖力量源源流出,癒合了眼前每個生物的傷勢,至於他們是不是要繼續對砍,就留給他們自己決定吧。

***

抉擇的幻象只發生在一瞬間,剎那過後,所有人發現自己仍然處在原來的密室裡,儀式已經結束,而他們的信念與希望,已經被傳送到異界。

剛開始的時候,他們一無所覺,但就像烏雲被撥開,陽光底下的萬事萬物都將朗朗呈現。隨著異界之力趨近,他們終於也感到眼前的一切都清晰起來,感官變得十分敏銳。

某種巨大、無名、磅礡宏然的存在察覺到了他們,察覺到了他們所存在的此時此地,於是轉過頭來,仔細地注視著。所有人在這注視下都倍感壓力,彷彿自己正被放在與星空、世代、及超越各疆域的尺度下衡量。接著,這個視線融入了他們的視野,帶領他們飛越過土地,超然於整個戰場之上,令他們看穿一切真相。

碉堡的大門在猛力攻擊下,已經被擊破,狼王傑奈特率領狼人與狗頭人突入中庭,士官巴羅特帶著剩下的幾個人,正在竭力頑抗。

到處都是被殘殺的屍體。

大勢已去。

一陣閃爍從傑奈特的胸口發出,那是一串散發著月亮光輝的寶石護符,那光輝似曾相識,原來在女士官希芙戒指上,也有同樣的光輝,只是希芙戒指的光明如同贗品般黯淡,而傑奈特的護符卻燦爛無比。透過那護符的脈動,傑奈特指揮狼人群如臂使指,這才是他被稱為狼王的真實原因。

來自巨大存在的視線帶領眾人看穿了這一點,接著,彷彿是要獎勵眾人在內心中的選擇毫無一絲惡念,那巨大的存在伸出手,奪走了狼王身上的寶石護符,然後像退潮般,從這個世界,從眾人連結的心靈中,退回祂原來存身的界域中。。

***

傑奈特在意料之外的地方被擊敗了。

失去了護符,他同時也就失去了與各狼人間的心智聯繫,更不能強迫狼人維持在變身狀態中,令狼人能在白天也維持變身的能量源一消失,牠們紛紛倒地,開始抽慉著變回原形。

狗頭人更不足恃。傑奈特本來就只是依靠狼人的威勢,與答應巨大獎賞來強力統攝狗頭人氏族,現在狼人的統御力消失,狗頭人就再也駕馭不了。

傑奈特心知這一場戰役自己已全面失敗,在還沒有被生擒活捉,或甚至生吞活剝之前,自己最好快走。

於是他喃喃唸出咒語,一轉眼間,離開了戰場,只留下遍地殘兵敗將破碎的屍骸,以及不知所措的狗頭人跟人類傭兵。

***

阿加瓦碉堡終於倖存,附近的城鎮以及王國駐軍得到消息,紛紛派人趕來察看,不過那也已經是一週後的事情了。

經過這一役,碉堡被認為確實仍然有駐守的必要,王國的駐軍也決定加強這一區的巡邏,以確保同樣事件不再發生。狼王傑奈特的通緝令,則由王國皇家法師公會「深夜」發佈,不過傑奈特卻人間蒸發了,無人得知他的去向。

法師瑞西莫回到王都之後,受到宮廷上下一致讚揚,宮廷仕女與王戚皆為他威武不屈的行誼與指揮若定的風範所傾倒,連同長槍士巴羅特也一併受到獎勵,有些法師正研議提升瑞西莫在「深夜」裡的席次。

瑞西莫十分感謝那些在他危難中提供協助冒險者,但他宣稱這些冒險者們行善不欲人知,因此不願接受表揚,沒有人知道他們後來去了何處,他只能由衷地感謝。

至於那個阿加瓦碉堡密室中的奇異裂隙,在那個巨大的存在離開之後,也奇異地收縮、消失不見,現在那個密室已經沒有任何力量了。

遙遠的星空中,不知名的巨大存在靜靜地漂浮著,一束肉乾與一串亮著月光的項鍊繞著祂旋轉,默默等待宇宙間善與惡的天秤再次傾斜的時刻。

(完)

DM Blog:

阿加瓦之役跑團記錄(完)


 

創作者介紹

星光異界

mars568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