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瘋狂有限公司》(台北全民大劇團‧2011)


監製:王偉忠
編導:謝念祖
演員:狄志偉、安心亞、朱德剛、杜詩梅、巧克力、寶咖咖、吳世偉、逸祥


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

週三時, Clive 臨時約了週日下午的戲,
雖然不知道是臨時有戲友爽約?還是忽然間票就多了出來?
總之,暫時無事的我,就在今天中午撇下了廚房電鍋裡的香菇雞,在微雨中赴戲約。

整場演出結束後,我想這些演員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吧!

因為只要劇本跟導演有誠意,就算演員的一點瑕疵也盡都可以原諒。
畢竟也不可能用要求姚坤君的標準,來對待現在的寶咖咖、巧克力跟安心亞。
而朱德剛跟狄志傑也都是有多場演出經驗的表演者,就算只拿出七成功力來演出,
也不可能把這齣戲破壞到什麼程度。

那看完戲之後,這濃濃的不適感跟怨氣,究竟是出自哪裡呢?

最後我認為,這齣戲的編劇跟導演難辭其咎。
(偏偏這齣戲的這兩個角色,還是由同一人擔任,
   最上面的演員表有提供其維基百科的資訊。)


狀況一:這個編導是用「全民大悶鍋」的傲慢,在處理這齣舞台劇的吧?

你知道舞台劇沒有廣告破口,每一段也沒有舉牌小姐出來,
不是每五分鐘放十個哏,一段一段的接,就可以把整齣戲的「情緒」串起來。

尤其你還想在裡面貫串一個主題,難道你以為一齣戲重複提到500次「諧星」,
大家就會感受到諧星的深邃了嗎?

一再訴求諧星的責任與內心情感,可是整場戲零零碎碎,
包袱抖得太刻意、說教說得太迂腐,根本就是把短劇穿插在華視教育頻道,
然後試圖安上一個「諧星」的主題,就以為大家會買單。

「全民大悶鍋」的演出與主題不相符,反正片片段段也就隨得你去,
但舞台劇也這樣搞,會不會太把觀眾當傻子了?

還在每一個段落中,都叫一個劇中的諧星角色用台詞自慰給觀眾看,
「提升諧星地位」、「帶歡笑給大家」、「諧星人前歡笑人後壓力大」,
只要說出這些字眼,就代表主題已經被處理了嗎?

真要處理這些題材,請用「情節」,不要用「台詞」。


狀況二:愛掉書袋,遮羞麼?

戲中有一段,吳世偉往舞台中央一站,橫指劃過其他演員說:
「諧星最被人瞧不起的就是不讀書,所謂的『突然榮耀說』就是balabala......」

編導大概也很怕被人知道他不讀書吧?所以戲中丟了一堆「弄臣」、「參軍戲」、
「亞里斯多德」、「突然榮耀說」,然後叫演員附上解釋,
把整齣戲切割成國文課本的註釋欄。

就算你真的讀過很多書,瞭解戲劇的歷史源流,但你真的看過戲嗎?看過流暢動人的演出嗎?

演員會在演出時,說:「這個情緒很難掌握,如果我不是傑出的表演者,一定拿捏不好」?
編劇會在寫本時,說:「這個典故很冷僻,如果不是我讀過很多書,一定寫不出來」?

你急著告訴人家你懂很多幹嘛?
掉了書袋,又不把典故跟劇情抓得緊湊些,除了現學,對戲來說是扣分吧!


狀況三:音樂動機不純正

「劇情先感動觀眾,再用音樂來加強情緒」,這是一般常見的作法。

但在這齣戲裡,可以感覺到演出時的音樂彷彿錄影時舉牌的工作人員般,
用煽動性較強的音樂,舉出「感動」的牌子,要觀眾聽到音樂就進入感性的狀態,
卻不管舞台上演出的劇情是不是具備感動人的特質,
這不是詐騙是什麼?

為什麼我鼓掌,不是因為演出精彩?而是因為工作人員舉牌?
為什麼我落淚,不是因為劇情動人?而是因為背景音樂播出傷感的旋律?

如果這麼荒謬,那我去參加競選造勢就好了,看你的戲幹嘛?
參加造勢場子還有走路工,看戲還是我付錢給你勒?

----- ----- ----- -----

其他俗濫用哏、劇情轉折勉強、自以為好笑的問題,
反正今天是最後一場,也不用遮掩了。

希望是我運氣不好踩到雷,不是近年來的水平都這樣。
浪費三個小時,也不過就是燉隻雞的時間,OK 的。


※※※

額外表揚:

杜詩梅的演出很搶眼,就近期藝人轉舞台劇演員的演出表現來說,應該還滿值得期待,
或許下次可以再參考看她其他的演出。


(嘴炮人人會,以上只是「個人」看完之後不爽的宣洩,
   或許會有觀眾覺得這戲大好,該得東尼獎也說不定。  
  
   但總之,不一定要當過總統才能罵政府,
   對於一個大叔在廟前大樹下一邊泡茶一邊幹譙,
   隨便看看就好。)

創作者介紹

星光異界

mars568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