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穴居時代》(九歌‧蘇晞文)
出版日期:2007年12月(暫定)

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
他們發現,使用專業名詞的縮寫習慣一直是人類複雜的行為之一,大家心知肚明,這是塑造專業形象,並且杜絕門外漢窺伺的必要手段,也可以說是篩選的門檻,藉以判斷對方屬於哪一種族類。(原稿 P.19)
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

在這本書出版之前,因為某個機緣先拿到了稿子。所以,就利用了一個下午及一個晚上的時間把它看完,在近期的閱讀中,這速度算是快的。因為對我而言要一口氣讀完一本14萬字的書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除了機運、書的寫作節奏流暢之外,通常還需要一點福至心靈。或許這一天,這幾個條件都匯齊了吧?

以下,則是關於這個故事的一些想法:

當你所習慣的文字、語言、符號及表達方式被「重置」後,你要用什麼來理解現在的你呢?

這個小標,是整部書讀到一半時,心中所冒出來的句子。因為我無從探究作者的寫作意圖為何,故僅能猜測他對於時代的重置,是出於一種「神攪亂巴別塔語言」的模擬與再現。讓2131年的人們對一個想像中的2008年,去研究、詮釋、探索跟誤解;然後再用2007年的作者身份,去同時訕笑那個膚淺的年代及另一個看起來「好像」不膚淺的年代。然後告訴我們:不只那些,連現在所處的一切都不真實。

於是不管什麼時代的人,都只有代號,沒有正式的名字。在這一個個看似極端理性下的編號,則充滿了作者的嘲諷,如:FK520、TRUS124、ASHO78,HIPPY881、QUEST666,連遺跡的標號都要用886-2跟886-4來揭露這個疲乏的小島。但由於這樣的「專業名詞」門檻並不難解,我不禁懷疑這也是作者嘲笑「專業名詞」的另一種手段。

已經不能再像剛造好的時候一樣了

另外一個在書中戲份頗重的場景,則是009的日記與013的網頁遊戲 - 地穴迷宮。透過「日記」與「地穴迷宮」,三個人先是身份錯置,接下來連時空也一併錯置。009是日記的013,「日記」則是FK520的「地穴迷宮」,雖然媒介不同,但在故事中造成的效果卻極為相似,即作者提問或營造一個場景供讀者「投射」(然後再投射一層,發現看書的我們也被設計在內)。

而我卻猜想,當作者筆下出現「日記」與「地穴迷宮」時,這兩者就已經有了獨立的意識。因為,迷宮與日記維繫故事,卻不涉入故事;它橋接了許多片段,但卻又置身事外。最後,這日記與迷宮甚至是整個故事中,最不「迷」的清醒角色(?),溫柔的引導每一個主角(甚至連作者)都進入結局。

可惜的是,當009、013、FK520都靜默的時候,我也聽不見日記跟迷宮的聲音。這讓這兩者的外,又外到有點不著邊際了。

慢慢的,溫水煮青蛙

在書中,2131年的穴居,如此彌天蓋地而來;可是對於2008年的穴居,我卻如此無動於衷。我無法確知,之所以對2008年這個時代無感,是因為故事情節不夠驚悚,還是因為我身處其中而執迷不悟。

我只知道,我透過網路瞭解的世界,比我所親眼看到的還多;我透過電力所能達成的事務,比我肌肉、血液與關節所能處理的更為繁複。但當這兩者被斷絕,我究竟還能用怎麼樣的原始能力去維持生活呢?又會有多少人想到這個問題呢?對大家來說,能夠被選入「地穴共和國」,是榮耀吧!

「穴居」對我來說或許可怕,但我早已處於漸漸增溫的水中而不覺危機將會到來,偶爾甚至還想戲謔的說:「穴居?不就是最原始的『宅』嗎?穴居時代?朱學恆會當上+886區的領主吧!」

而直到我被煮熟為止,將只會聽到作者的警告聲,變成回音……。

※ 第一章一開始的課程,讓我想到《戰爭遊戲Ender’s Game》這本書。

※ 地穴,讓我想到艾西莫夫的川陀、薩爾瓦多的魔索布萊城。

不過,都只是聯想到,並沒有特殊的意義。

最後:

這是個好看的故事。不過我有點擔心,因為不知道會被九歌做成什麼樣子。如果它無聲無息的出版,又無聲無息的上架,對作者跟書而言都很可惜。另外又想,如果拿去奇幻基地出,或是拿去繆思出,或許會被更多人看見吧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rs5683 的頭像
mars5683

星光異界

mars568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