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複眼人》(夏日‧吳明益)

   出版日期:2011年2月
 

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

無論人類轉向哪一個方位,永遠都面對著海。

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

複眼人封面立體圖.jpg   

無論人類轉向哪一個方位,永遠都面對著海

所以人們也總是以為可以隨意棄置一些我們無法處理的記憶與物事,任那大洋與暗潮,漂流到遠方看不見的某個處所。
可是這些事物與思念,並非從此絕跡,它們隨著洋流匯聚著,結成一座無定的廢棄物之島,直到某次巨浪的掀起,又連本帶利地再次沖積到你的心(身)上。

這就是吳明益這次帶來的故事,起源於一則「太平洋垃圾渦流」的新聞,用說書人多層次的複眼視覺,描攝出一個可能發生的未來。


擱淺在灘上的,不只是漂流木

故事從一座小島開始,因為島上物資缺乏,人口必須被嚴格的限制,所以島民們有著「流放次子」的習俗。不論次子多健壯、多優秀、是否有著心愛的女孩,每到他們度過了180次月亮出生又死亡的日子,就必須被流放到海上自生自滅(雖然總是滅的多、生的少)。阿特烈,就是這個健壯優秀、並受到島上多數少女喜愛的次子。他駕著自己親手打造的船,被流放到族人們所崇拜跟信仰的海洋上……。

而故事的另一端,則是一位丈夫與兒子均於山難中失蹤,傷痛之餘一心尋死的女教授。她曾經與熱愛自然冒險的丹麥丈夫,親手打造了一座位於海邊,彷彿建築師阿斯普朗德「夏日住居」般的屋子。這屋子裡充滿她與兒子托托的記憶,不論是托托的塗鴉、托托的掌印、托托的昆蟲圖鑑與托托的影子。只要多留一刻,彷彿就有一絲虛幻的溫暖希望,但多留一刻,又只是徒增毫無暖意的痛苦絕望。

接著,少年的船擱淺在廢棄物之島,廢棄物之島擱淺在小屋外的海灘上;被族人遺棄的次子與被家人遺棄的女性,加上阿美族好歌喉的海邊小店女主人、布農族有著森林專業卻寧可開計程車營生並熱衷於敬畏山、理解山的救難隊員。不論何種身份的人們,終於必須面對他們生命中無可逆轉的記憶反噬,在巨浪的拍打下,重新用多元生命的複眼,來理解那山與那海的多重樣貌。只因為,其他人早已陷入了「毀滅的日常庸俗」,不復再與聞自然的啟示。

複眼人插畫

吳明益這次所書寫的題材,或許也如同渦流般的在太平洋裡流轉匯聚了三五年,但當這些文字隨著浪潮拍上閱讀者時,那股力量也無比強大。彷彿拍碎了一些自欺的夢,也拍碎了一些掛在紅布條上的標語和口號,不論那些標語和口號是「提昇經濟實力」、「落實自然保育」、「輔導農漁村產業轉型」或一些其他的什麼。

然後我們突然驚覺,我們無法看得比鼻尖更遠,未來也只能落在腳趾前端。拚命所追求的事物,終將被大海帶走,而有意丟棄的物事,竟終將被大海帶回。失去複眼的人們在編織迷夢時,卻忽視了翅膀上的鱗粉掉落,在行走間也早已忘記了如何飛翔。


----- -----

最後,聊聊「太平洋垃圾渦流」的事吧!目前對於垃圾渦流的面積,因為隨著洋流、氣溫甚至潮汐的關係,並沒有一個定論。有說範圍達兩個美國本土大小,也有說只約莫兩個德州大小或三十九個台灣大小,不過一艘中型船開入垃圾帶,約莫需要一週左右才能開出垃圾帶,大概可以形容其約略範圍。

另,垃圾渦流中除了無數的塑化物碎塊、海鳥及水族屍骸之外,1990年時,因為有貨輪的貨櫃掉入海中,所以將八萬多雙 Nike 球鞋攪入渦流之中,直到1992年,才陸續被沖到加拿大附近海灘,在之後三年甚至連夏威夷海邊也看得見這些球鞋的蹤跡。而1992年也因為相同的原因,造成三萬隻左右的浴缸玩具加入垃圾渦流的行列,其中包括黃色小鴨、藍色烏龜、綠色青蛙之類。洋流動向的研究者,根據這些漂流物來整理相關的研究數據。

創作者介紹

星光異界

mars568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