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加瓦之役跑團記錄

DM:天濤    天濤

參與玩家:詩人八雲(佩)、戰士羅德曼(瓜)、牧師綾小路葉子(葉子)、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盜賊艾莉(費爾)、德魯伊萊多(伊翁)、遊俠寒霜(寒霜)。

DnD 3.0 


跑團劇情公告:阿加瓦之役

夏夜的薰風吹過,在蔓生的草原掠起陣陣波濤,黎明破曉前的一刻,草香伴隨著寧謐,令營地的衛哨也昏昏欲睡。

再一天的行程,商隊就能於傍晚抵達王國西境的商旅重鎮,今晚將是最後一個野地露宿的夜晚,明天就能在目的地,睡在像樣的床鋪上了,如此愜意的思緒令衛哨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。

營火只留下灰燼餘溫,朦朧的月影已在遙遠西天逐漸隱沒,所有的聲音都沈寂下來。

天快亮了。

看著營灰餘燼,在渴睡的漂浮感中掙扎的衛哨,突然感到一陣微涼襲上耳背,像是有人惡作劇地吹了口氣,緊接而來的是臉頰一陣火燒般的劇痛。

他瞠目看著一枝粗陋醜惡的箭矢落在他面前的營火堆中。

同時,四面八方突然響起驚心動魄的狼嚎。

※※※

第一陣襲擊過後,所有來不及清醒的人員全數殉難,只有及時--或因機警或因僥倖--抓起武器抵抗的人,能夠存活下來。

突如其來的攻擊,整個營地完全無所防備,未曾預料到的殺機,以及即將抵達目的地的鬆懈心態,招致了莫大損失,半數商人已經死亡。失職的衛哨也已付出代價,如今他的屍首正被兩頭怪物撕裂爭食。

第一道曙光亮起,讓存活的人終於看清楚怪物的面貌。

狼首人身。

擁有快速的機動力,可比擬刀劍的尖牙利爪,以及見到血腥即瘋狂的殘暴性格。

混雜在牠們之間的,還有持著短刀弓箭的狗頭人,猥瑣卑微的身影,以及閃著貪婪血光的紅眼睛。

最令你不敢置信的,卻是一小撮人類,他們大喇喇地混在怪物堆中,正在翻揀商人們的貨物堆,在火光、腥臭味與恐懼感交錯之下,看了分外叫人作噁。

但你同時意識到,你面對的不是怪物雜亂無章的進攻,而是一支有組織的襲擊隊。若不是因為進攻順利,以及對戰利品的爭奪,使他們轉移了注意力,營地裡剩下的人員都將被殺戮殆盡。

除了逃跑,你別無選擇。

※※※

根據熟悉附近地理的嚮導所言,你得知有一座名為阿加瓦的廢棄碉堡位在不遠處,該地是古代戰場的遺跡,興建於獸人戰爭時期,一度曾是配備有強大戰爭武器的據點。隨著獸人聚落在荒野上銷聲匿跡,王國勢力繁榮興盛,加上武器據說牽涉到太多冗長繁複的古典秘術,運作不易,遂不再重視此地,任其荒廢凋零。

但最近聽說有一支武裝考古隊伍,從王都出發到此地勘查探索,對這座碉堡存有古代強大武器的傳說十分有興趣,目前他們應該駐紮在碉堡。

於是你與其他還想活命的眾人,趁著怪物們分心的時刻,開始向碉堡方向逃跑。除了武器,什麼也不帶,那些還想搶救一些什麼的,就隨他們落在身後了。

你只能拼命地跑,在天光完全暴露你的形跡,在追殺再度開始前,拼命跑。

誰能夠活著看見今天的日落呢?環顧那些跟隨著你的人,你知道這將會是個十分殘酷的答案。

※※※

遊戲目標:設法在阿加瓦碉堡攻防戰役中戰勝,或存活。
參與玩家:佩、葉子、伊翁、費爾、寒霜、瓜。
DM 擔任:天濤。

遊戲角色規範:

1. 版本:DnD3.0版。
2. 人物等級:5。
3. 屬性點數:80點,自由分配,單屬性上限18。
4. 技能點數:參照玩家手冊,自由分配。
5. 法術選擇:參照玩家手冊,自由分配。
6. 裝備:按玩家手冊標準模組,每人可在模組中選擇一件裝備附上+1魔法屬性。

遊戲預定時間:5月23日週六早上10:00至中午12:00,下午1:00到5:00,共計六小時。
遊戲地點:統一元氣館。
 
DM:
碉堡的吊橋在身後拉起,大門也隨之關閉,你們現在正站在碉堡的中庭,一個人很快速地跑過你們眼前,但沒有理會你們,就跑到城牆上去了。觸目所見,你們正在碉堡的中庭區,庭中有個大水池,池子似乎頗深。中庭前方有一棟建築,應該就是碉堡的主建築。你們經過了一個早上的逃亡(OS:還逃去麥當勞休息,所以才慢一小時開團。),才來到這個碉堡,現在正驚魂未定地喘息,並且打量著這個地方。碉堡裡的士兵已經發現追逐你們而來的怪物群,因此城牆上充滿騷動。

DM:
你們發現這個碉堡沿著山壁築起城牆,看起來並沒有其他出口,目測所及,這裡的士兵大約三十多人。

詩人目測看到士兵他們的驚慌狀態,戰士跑上城牆,看見100呎左右有樹林。怪物正在樹林邊集結,於是大夥決定進入中央主建築。

DM:
主建築的大廳裡,有幾個人正在談話,從服飾上你可以看出,一個是魔法師,而其餘三個則是王國軍隊的士官,其中還有一名是女性,而且臉色十分蒼白。他們似乎正對某件事情感到心煩,因此並未在第一時間察覺你們入內。

盜賊艾莉決定不動聲色地移動靠近,連隊友都沒有察覺她的行動,於是她趁機想竊取法師與士官身上的物品,但發現他們什麼也沒有。

(戰士這時拎著牧師的衣領,大喊:有人需要治療嗎?二樓傳來一聲回答:有!之後就沒人理他了。)

DM:
從法師的談話得知,在你們營地遇襲同時,這個考古隊的指揮官也被人偷襲得手,正在昏迷搶救中,而緊接著就有大批怪物來襲,事情並不尋常,而且指揮官的受傷,很有可能是內賊所為。

牧師葉子開口詢問法師:「這裡還有其他離開的方式嗎?」
法師:「你是誰?」對突然有人插入談話感到驚嚇。

艾莉這時跳出來說:「治療師到了~~」(邊說邊被詩人拉到一邊)
女性士官說:「你們有治療師?」(臉色變得更加蒼白)

法師回答牧師葉子說:「在清晨時,指揮官被發現倒在碉堡後面跟山壁樹林中間。背後插著一把匕首,醫官雖然已經緊急幫他止血,不過現在還昏迷不醒。」

牧師徵得法師同意後,決定上二樓探視指揮官情況,但臉色 蒼白的 女士官卻認為讓外人接近指揮官是不智之舉,因此反對這件事。詩人八雲為了讓牧師能順利行動,於是開始設法轉移女士官的注意力,他露出一個魅力18的超閃亮陽光微笑,問出了女士官的名字叫希芙。不過希芙顯然心有旁鶩,對狂獻殷勤的詩人不太注意。

牧師葉子就利用這個機會上了二樓。

德魯伊要求一名士官帶她前往指揮官遇襲地點,然後便跟遊俠一起走了出去,卻發現原本等在外面的狼(德魯伊的伙伴)不見了,德魯依追蹤狼的思緒來到馬廄,發現狼的思緒,對於馬廄中的馬匹很感興趣,似乎是因為看見食物而開心。德魯依把狼拖走,回到與士官、遊俠分開的地方。

士官繼續把兩人帶往事故發生地,事故發生地旁邊有小水塘。德魯依要狼去水塘附近找食物吃,狼哀嘆一聲,決定跟隨德魯依走。

***

DM:
留在原地的士官繼續向法師匯報目前情勢,包括如何運用手邊物資守住碉堡,並建議在城牆上囤積石塊、滾木,並燒開沸油,好應付敵人攻佔牆頭的行動。可以發現的是,雖然這士官講解精確翔實,但語氣卻不時露出嘲諷意味,法師則皺眉陷入長考之中。

牧師葉子這時來到二樓房間,看見女醫官正在忙進忙出,有一個人臥病在床(應該就是指揮官),於是牧師走過去對醫官攀談。

盜賊艾莉不知什麼時候也悄悄跟了上來,她觀看四周,希望找到一些戰利品,發現有一些瓶瓶罐罐在旁邊的小桌子上,而床底下有一個尿壺。

醫官對牧師說,指揮官的傷勢主要是因為大量出血,現在雖然止血了,但是卻有中毒的現象,所以不知道是因為什麼而昏迷。醫官說話時,帶有一點猶豫,不知道是不該說,還是不確定中什麼毒。

***

遊俠在水泉旁偵察一番以後,打算下水看看有無異狀,此時德魯伊突然發現水的反光似乎帶著綠色,有點油膩膩的感覺,彷彿有毒,於是急忙阻止了遊俠。遊俠為了鑑定水中毒素,就從箭囊中取出一支箭矢,沾了沾水塘中的水。

德魯依觀察周圍的銀杏樹,發現樹齡約末有五十年上下,認為樹齡不足,就放棄了與樹木交談,探查指揮官欲害真相的打算。銀杏樹林裡還有十幾種雜草跟花卉,不過德魯伊並未注意它們,而是指派狼前去查探,狼到樹林邊後,被樹上的一場爭鬧所吸引,原來是有一條蛇欺近麻雀鳥巢,打算吞幾顆鳥蛋填飽肚子,而麻雀父母正在極力抵抗。

仍然留在大廳中的戰士,聽完了士官的報告,對法師及士官表示要上城牆協防,詩人這時也因為女士官希芙一直心不在焉,完全沒理會他而放棄搭訕,兩個人一起離開大廳,在城牆上觀察狗頭人的動向。在外面的狗頭人開始砍樹,人類傭兵正在紮營,打算就地做攻城準備,從他們的速度與數量看來,很可能在一個小時後,就能開始攻城。這個時候的敵方數量,已經達到100名以上,而守城士兵只有30多名,且多數是長槍兵,只有幾名弓箭兵而已。原本打算出城偷襲,或是打探情報的兩人,在目睹敵人的規模之後,也只能放棄這項計畫。

***

緊鑼密鼓、戰雲密佈,在敵我實力懸殊,而眼看一觸即發的緊要關頭,詩人連忙快速通知所有的伙伴,卻愕然發現,遊俠正在爬樹抓一隻蛇。

遊俠抓到樹上的蛇,試圖理解牠,卻發現蛇並不容易溝通,只能感覺牠很餓想要吃蛋。趁著蛇暫時被遊俠抓著,德魯依決定探索兩隻麻雀的思緒,麻雀很擔心巢中的蛋被蛇吃掉,要求德魯伊把蛇弄走,但蛇一心想吃到蛋,不願意離開這個地方,如果遊俠試圖帶著蛇離開,蛇可能會發動攻擊。麻雀答應德魯伊,如果可以幫他們弄走蛇,就把這幾天在附近發生的事情一一告知。

為了周全蛇與麻雀兩方,德魯伊與遊俠面面相覷,倍感為難,渾然忘卻大戰在即。

***

在二樓的牧師問醫官毒藥的事情,發現醫官有採集附近的藥草,嘗試製作一些藥劑。牧師跟醫官索取藥草的樣本,醫官願意提供藥草樣本,但不願意提供藥劑。於是牧師向醫官索取了草藥的樣本。

牧師問醫官:「有試圖進行解毒的工作嗎?」
醫官疑惑的說:「你不是牧師嗎?這附近也沒有合格的牧師,所以沒有辦法用神術解毒,但如果逼不得已我或許可以試試。」

為了打破僵局,詩人來到馬廄,有了馬,說不定能突圍出去,於是他跟士官交涉,謊稱是要借馬匹出去求救。士官表達,雖然這是他的職責,但是他沒有辦法決定這些馬匹的用途,如果想要借用馬匹,(士官帶著嘲諷的笑容),得要去找城牆上那個已經自以為接手指揮工作的士官。

但是城牆上的士官,並不相信冒險者們,雖然勇氣可嘉,但以現況來看,突圍幾乎不可能成功,而且也不能保證冒險者突圍以後,是否真的會去求援,所以不願意把出借馬匹。

***

為了解決蛇與麻雀的糾紛,德魯伊試圖差遣狼伙伴,用尾巴去吸引盜賊艾莉的注意力,但老狼堅決不願意裝可愛,以免有失狼格,德魯伊只好自己去找艾莉,請她幫忙到廚房找找,有沒有蛋可以給蛇填肚子。

艾莉到了廚房,經過一番搜索,除了鍋碗瓢盆跟一些調味料之外,還有水桶跟油桶,連乾肉都找到了,就是沒找到蛋。德魯伊失望之餘,只好用乾肉先填飽狼的肚子,然後跟遊俠繼續瞪著蛇與麻雀發愁。

看著德魯伊與遊俠陷入僵局的詩人,決定插手處理,於是他對盤在遊俠手上的蛇施展了迷惑動物,果然蛇的注意力轉向遊俠,像是被吸引住了,於是詩人就把蛇抓著,離開了銀杏樹林。

離開了銀杏樹林的詩人找到地精商人嗶嘰,想把蛇賣給他,但嗶嘰相當不屑:「我要這玩意做什麼?」詩人只好繼續帶著蛇。

蛇離開以後,麻雀終於願意對德魯伊表示,牠清晨(八九點)出來覓食的時候,在廣場中央水池,遇見一個有血腥氣息的人,帶著不自然的感覺,手指上有著發光的物品。

德魯依對麻雀詢問,水塘跟水池的毒性是否一致,但麻雀對於毒物沒有概念,只能勉為其難表示,兩邊的水氣味是類似的。

牧師帶著藥草樣本來到銀杏樹林,但因為對植物不太熟悉,無法判斷周圍是否有相同的植物。
帶著蛇的詩人央求遊俠搜索中央水池附近,看看是否有可疑的線索。附近的士兵表達之前喝水沒有問題。

***

DM:
這個時候,城外的狼人跟狗頭人開始有動作,牠們已經清出一塊空地,搭建了一個臨時指揮所,一個人類坐鎮指揮,所有的攻城準備都已經準備完成。

DM:
敵人的指揮官,透過某種法術力量放大,對裡面的人喊話:
「瑞西莫,我們之間的競賽,到今天終於已經完全分出勝負了,你們已經完全沒有勝算了,出來投降吧~」

考察隊的副官,站到城牆上也用法術喊話:「傑奈特,想不到我們認識這麼多年,你會用這麼卑劣的動作來對付我們,昨天指揮官的遇襲,也是你指使我們裡面的人背叛所造成的吧?」

傑奈特:「不投降,就是死!」說著,狼人跟狗頭人彷彿違逆了畏光的本性,開始蠢蠢欲動。

傑奈特:「你可以看得出來,附近的所有狗頭人部族,都統一在我手裡,還有狼人,我手上最強大的力量。投降吧,只要你們投降,我可以賜予你們轉變成為狼人的榮耀」

瑞西莫大喊:「我們是王國的正規軍隊,絕不可能投降。」他轉頭對士官說:「巴羅特,如果敵人開始攻城,就全力投入守城的戰爭。」

說完,瑞西莫離開城牆,回到主建築大廳,戰事一觸即發。

***

詩人向法師瑞西莫探問:「兩邊的樑子是怎麼結下的?」

瑞西莫說:「我跟傑奈特本來是同學,,受教於同一位大法師,我所做的研究主題是《古代魔法物品的再發現與在利用》,但是傑奈特研究的卻是《人體的強化與改造》,這是在秘法領域裡是個禁忌的課題,所以我們的老師最後將他築出門牆,但他仍然執意要跟我分出勝負。」

瑞西莫內賊的問題必須盡快解決,否則內部防禦工事可能持續遭到破壞。

艾莉說:「我們發現池水有毒,其他人沒有受到影響嗎?」(從瘋瘋癲癲的狀態中突然發出正常問句)

瑞西莫回答說:「碉堡內的池水,都是前幾天儲下的,供水戰時還沒有問題,但如果池水不淨化,還是個麻煩。只是...或許我們根本撐不到日落...」

詩人詢問:「那城堡裡有人手上有發亮物品嗎?」

瑞西莫明顯對人事十分不敏感,他只回答,「如果是女性,有可能配戴戒指吧。」
遊俠詢問瑞西莫關於藥水的問題,他說:「這應該問醫官比較準確。」

這時,詩人下意識的發現手上有動靜,原來是本來迷惑抓住的蛇終於清醒了。詩人十分警覺,手一甩,手上的蛇就被扔了出去,蛇沒有吃到蛋,又沒咬到人,只能悻悻然地躲回牠潮濕的巢穴中(本日搶戲王退場)

向法師詢問過各自想問的問題後,大家再度分頭行動。

艾莉摸上二樓的指揮官房間,女醫官菲比娜絲正在看著藥劑,似乎在思考著藥水的比例。艾莉打量著是否要再次搜索整個房間,卻又因為擔心發出聲響而遲疑。最後她決定跑去搜索所有的士兵寢室,翻箱倒櫃之後(黃埔大地震...)她找到一瓶酒。

德魯伊萊多在水池附近進行搜索,並在水池邊緣的青草尖端發現一些粉末,同時,與大家一起從營地逃來碉堡的人類保鏢,正在旁邊晃來晃去。德魯伊決定不理會保鏢,她撕下一片自己的衣服,將粉末沾在衣服碎片上,打算帶去給醫官檢查。

醫官很驚訝地看著德魯伊帶來的粉末,她拿出一個瓶子朝德魯依晃一下,顯然裡面的藥粉跟粉末看來一模一樣。於是德魯伊詢問藥粉的效果,醫官說,她認為這粉末其實有一點點強心劑的效果,但是如果使用過量將會使人中毒。德魯伊進一步詢問,醫官於是說出,她曾經用松鼠實驗過藥粉,才得知藥粉過量會導致中毒,當時在場看見的,還有經過的女士官希芙,以及在一旁喝酒的補給士官謝拉姆。

***

為了查出內賊的身份,戰士跟牧師再度詢問法師,整場戰役有勝算嗎?為什麼敵人想要攻擊指揮官?法師回答,因為法師在王國是不太被信任的,雖然名義上他是副指揮官,但實際上對軍事指揮並沒有權力,而且也不是專家,如果指揮官倒下,敵人的勝算當然會大大提升。照目前看來,這場戰役沒有勝算,除非能找到隱藏在碉堡中的古代戰爭兵器,這本來也就是這支考古隊來到這裡的目的。

法師表示,他已經找到通往地下密室的入口,那只是一道很普通的階梯,只是被下了一道魔法命令,只要有人靠近,就會不自覺想離開,他已經將這道命令解除了。但下面的通道中,他卻偵測到一個陷阱,這個陷阱與魔法無關,他不敢貿然通過,希望能找人處理這件事。
盜賊艾莉終於有了一個大顯身手的機會。

她走過階梯來到地道,輕易地發現有塊地磚看起來就是不一樣,於是她毫不在意地閃開那塊地磚,走到走廊盡頭。盡頭處是一道牆,當艾莉靠近的時候,牆上浮現了一個像是浮雕的巨大嘴巴。

嘴巴說:「我是房間的看守,我是通道的入口,我是緊閉的嘴巴,不輕易露出笑容,除非你知我真名,給予我正確命令,房間將為你顯露,通道將為你擁有。」

盜賊看著嘴巴,開始試著將酒灌進這張嘴裡頭。

戰士羅德曼隨後跟著賊走下來,他想直接走到艾莉身邊,結果觸發陷阱,一陣嘎拉拉亂響,兩道鐵柵欄一前一後降下,將羅德曼關了起來,連同艾莉也一起出不去了。艾莉笑嘻嘻地把酒瓶遞給羅德曼,可是羅德曼現在只想把艾莉掐死,他伸出手去抓艾莉的衣領,不過艾莉反應很快,一下就閃開了。

羅德曼怒氣勃發,開始想用蠻力拉開鐵柵,在他的努力之下,鐵條的確彎曲了,但開出的空隙卻不足以讓他的身體通過。

法師瑞西莫這時走下階梯,疲勞的羅德曼對他說:「看來我應該去當王國的士兵。」
瑞西莫只冷冷地回答了一句:「王國不需要關在牢裡的士兵。」就走上樓梯,看來是想去找其他人幫忙。

這時艾莉搜索附近,又發現柵欄邊有一塊顏色不太一樣的壁磚。

艾莉覺得自己真是太厲害了,就旋轉了幾圈開始挑起舞來,讓羅德曼陷入無力感的低潮中。

終於,艾莉興奮完,決定用很帥氣的一拳搥向壁磚。

「喀拉」一聲,柵欄打開了,不過這很帥氣的一拳也打壞了牆上的機關。

戰士一個箭步,揪住艾莉嘶吼:「你在幹什麼?如果陷阱壞了,我們就再也出不去了,陷阱到底在哪裡!」

艾莉這才不置可否的,用剩下的酒在陷阱地磚旁邊做下記號。

***

詩人八雲發現兩個隊友沒動靜,請牧師葉子下去察看,然後自己前往二樓。

為了試探女醫官艾比娜絲,他孤注一擲,對著醫官說:「其實我是傑奈特派來的臥底!」還沒說完,醫官就開始尖叫,並對這個詩人感到驚恐。

這個狀況真是太棘手了,詩人為了彌補錯誤,對醫官施放了一個「魅惑人類」法術,好不容易才讓醫官平靜下來,醫官開始用一種單純小動物的眼神望著詩人。

趁著這個機會,詩人問醫官:「你是傑奈特派來的臥底嗎?」醫官卻露出疑惑的表情:「傑奈特是誰?」

知道自己推測錯誤,但一時也沒有其他的辦法,詩人只好請醫官繼續照顧指揮官,然後前往中央廣場,找尋德魯依跟她的狼,打算 從 女士官希芙下手,另起爐灶。

詩人與德魯伊來到中庭,卻在不遠處的水池旁,看見人類保鏢跟女士官正在竊竊私語。德魯依豎起耳朵想偷聽他們談話,卻什麼都沒聽到。只好拿出艾莉給的肉乾,央請狼去水池邊充當旁聽的耳朵。狼發出一陣不甘願的意念,嘟囔著:「老是使喚我」,但為了肉乾,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去了。

保鏢阿克告訴希芙,他認為這種碉堡,應該會設置一條秘密路徑,用來逃生或是偷襲敵人,他正在努力尋找這個秘道,如果可以的話,他可不想留著跟大家一起死在這裡。

出夫意料地,希芙卻表示,如果阿克找到這條地道,能讓她也逃出去的話,她願意支付一筆任何人都會心動的款項。

德魯伊萊多轉述狼聽到的字句,詩人八雲卻開始起疑,為什麼希芙會想要逃走呢?而且她哪來的「令人心動的款項」?

***

遊俠霜月往地下室去,羅德曼大喊:「小心有陷阱!」

然後法師瑞西莫、牧師葉子也跟著遊俠寒霜一道下來。

寒霜非常仔細地觀察地道,然後發現地道內除了眼前這幾個人之外,確實就沒有其他人了。

葉子請瑞西莫看看那個嘴巴,瑞西莫痛苦的哀嚎:「我最不擅長的就是這種字謎遊戲啊!這應該叫詩人才對吧~他們不是專門處理這種字謎的嗎?」

無奈之下,牧師只好自己對這個門施展了「偵測魔法」,從法術的反應看來,這道門的確含有魔法,而門後面另有魔法反應,卻無法判斷是什麼樣的法力源。。

羅德曼覺得法師的看法也不錯,加上自己對這種字謎也不擅長,於是決定去找詩人進來處理。
詩人八雲得知目前的狀況後,也向羅德曼告知希芙的可疑,兩人決定分頭進行,解決各自擅長的部份。

八雲匆匆趕到地下通道。

霜月這時正在嘗試是否能對嘴巴搔癢,以便讓它發笑
(嘴巴沒笑,所有人笑翻了。)

八雲幾經推敲之後,認為謎語的意思是要先找出嘴巴的真名,知道了這個真名之後,再給予它一個正確的命令,就能破解這道謎題繼續前進。

詩人跟牧師討論字謎,正苦惱著,「到底怎麼樣才能『開門』呢?」

牆上的嘴巴忽然變成一道門的形狀,打開了...。原來口令就是「開門」。
(DM:如果不直接開門,我們團就跑不完了~)

進入房間之後,感覺像是進入了另一個空間,裡面尚稱寬敞,中間是一個祭壇,祭壇上放置著一個銅盆。葉子的魔法感知覺察到,這裡似乎有種奇特的魔法來源,可是肉眼卻看不見。地面上散落著石版,有一些文字銘刻在上面。

艾莉看著銅盆,不加思索的將手裡的乾肉投擲出去,葉子反射性地伸手出去接,但接殺失敗,肉乾擦過牧師的手,落入銅盆裡,整個空間彷彿被擾動,泛起一陣漣漪。

銅盆裡多了一塊乾肉。

葉子皺眉看著石版:「我對古代文字沒研究...」

但詩人八雲湊近一看,石版上刻都是王國語,除了用詞稍微古典,大家都看得懂。
(葉子:= =#)

文字敘述著這間密室的來歷。

這裡最早是一處聖地,曾經有一名不知名的聖者在此悟道,穿越無數時間空間,因此此地形成了一個奇異的點,一個非常微小,但穿透無數空間時間的裂隙。這個裂隙肉眼無法看見,但可能具有極大的能量。

後來有法師在此地進行研究,嘗試召喚異界生物。再後來此地湮沒一段長時間。之後王國因為獸人戰爭,視此地為據點建立碉堡,這個祭壇才又再度被發現。王國駐軍與法師利用這個特殊的能源,成功召喚過強大的能量擊敗敵軍。

使用的方法是,使用油、水或血液其中一種為媒介,注入祭壇中的銅盆,然後將帶有堅強信念的物品置入,件數越多,能聚集起來的信念就越強,就越有可能召喚來強大的能量。

反敗為勝的契機終於出現了。

但大家看著銅盆裡的一塊乾肉,思索乾肉能召喚出什麼強大的力量。

***

羅德曼前往尋找補給士謝拉姆,途中卻被地精商人嗶嘰攔住,地精商人一手抓住戰士,戰士突然發現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壓制,完全無法動彈。

羅德曼問:「你是誰?到底要幹什麼?」
嗶嘰說:「這你不用管,我知道這邊一定有秘密入口,我也知道有人在找,但如果你可以幫助我,我可以給你所有的東西,包括為什麼你無法掙脫的秘密。」

說完之後,他放開手,羅德曼這才發現,嗶嘰手上戴著一副式樣有點特別的手套。

暫時將嗶嘰帶來的新問題拋在腦後,羅德曼打算先解決內賊的問題,於是他跑去馬廄找運補士謝拉姆,質問他為何謀害指揮官。謝拉姆還搞不清楚狀況,羅德曼已經一拳將他打飛,謝拉姆憤怒拔劍,羅德曼也跟著拔劍,謝拉姆堅決否認自己謀害指揮官,但羅德曼指稱醫官菲比娜絲證實,在她試驗毒藥粉末時,謝拉姆在場,謝拉姆卻說,這並不能證明什麼,於是羅德曼威脅要在法師瑞西莫面前聲張此事,謝拉姆竟一口答應了,而且收了劍,轉身就跟著去找瑞西莫,讓羅德曼心中驚訝不已。

(DM:因為 羅德曼 先生根本就忘記了,另外還有希芙也在現場看到毒藥粉的事情~)

***

為了徹底揭露內賊的身份,羅德曼帶著謝拉姆來地下室找瑞西莫,詩人也決定坦承對女醫官菲比娜絲使用魅惑術探知情報的事情,於是一場大對質開始了。

瑞西莫首先對詩人八雲的作法感到不滿,要求盡快解除魅惑,他認為王國法師的名聲已經不太好,不需要再給人藉口起反感了。

於是八雲將菲比娜絲帶來,並解開他的魅惑法術,菲比娜絲瞬間清醒,痛斥八雲:「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?!我本來對你還蠻有好感...」

八雲開始顧左右而言他。

羅德曼與謝拉姆各執一詞,法師瑞西莫感到十分混亂,因為他對人事問題一向不太關心,不過他認為謝拉姆應該不是內奸。羅德曼無法拿出確實證據,瑞西莫也不支持他,於是他只好轉頭想離開,不過謝拉姆卻說:「我會記住這件事,現在是非常時期,以後再找你算帳!」說完便走出地下室,留下羅德曼苦笑不已。

經過一陣哭訴與指控之後,八雲只好問菲比娜絲,打算要他怎麼負責?菲比娜絲紅著臉,要八雲晚上再到房間找她解釋清楚。

對於這樣的結果,大家都感到相當無奈(跟爆笑)。

***

現在只剩下希芙有嫌疑。

羅德曼與八雲急忙趕去找監視著希芙的萊多,不過希芙已經早一步發現萊多,偷偷溜走了。

於是羅德曼、八雲,連同萊多(跟她的狼)、葉子,展開大搜索,打算把希芙找出來。

DM:
就在這時,鎖住吊橋的鐵鍊被敵人摧毀,吊橋降下,敵軍開始向前推進,沈重的撞擊聲在城門響起,指揮守城的士官巴羅特緊急調動士兵防禦城門,城牆上的防禦力減弱,再也壓制不了敵軍多久了。

.......(未完,敬請期待最後大結局)


現場記錄:皮特瓜
文字整理編寫:天濤

阿加瓦之役 


DM Blog:

跑團劇情公告:阿加瓦之役

阿加瓦之役跑團記錄(上)
阿加瓦之役跑團記錄(中)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ars568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